首页 »

美国华人:能力再强也敌不过潜规则

2019/10/10 3:31:10

美国华人:能力再强也敌不过潜规则

 

迈克尔·王是一位生活在美国加州的华裔小伙。他的成绩在同年级1002名学生中排名第二,他的ACT(美国大学入学考试)成绩是36分,即最高分。他在国家钢琴比赛中获得了第三名,在国家数学比赛中排名前150。尽管他的履历如此耀眼,然而他在申请七所常春藤名校中,有六所拒绝了他。

 

 

小王给那些大学写信,“我要多做一些什么才能进入贵校?贵校选择学生是基于学生排名,还是基于别的标准?”他得到的回复非常模糊,有的学校根本没回复。因此,他向美国教育部投诉,然而也不了了之。

 

1965年10月3日,美国总统约翰逊签署了《移民和国籍法案》,旨在清除优待欧洲白种人而亏待其他种族人群的歧视问题。这项法案促使美国的亚洲移民迅猛增长。

 

亚洲移民比美国的其他种族移民都要优秀。他们长期以来被称为“模范少数群体”:生活富足、教育良好、低调踏实。然而,问题就出在低调和安静上,他们变得越来越没有自己的声音。

 

对亚裔而言,美国人广泛认为优秀“A-”,等同于不及格“F”。正是由于这样的高压和苦功,许多美国亚裔进入了顶尖大学,然而,他们本可以更好。一些亚裔表示,常春藤院校暗中对亚裔学生的录取人数设定限制。

 

 

比如,美国亚裔要在SAT考试中,比白人学生高出140分才能进入同样的私立大学,而黑人学生的考分可以比华裔学生低310分。

 

这里面的“潜规则”就是,顶尖学校录取黑人学生和西班牙裔学生的分数比较低,这是考虑到这些族裔在过去遭遇;贵族、体育明星、政界家庭和富豪(这里很少有亚洲人)给学校捐了大楼,他们的孩子就可能占去录取名额,因此光有成绩的华裔进名校的机会就更小了。

 

正因为认识到这些,美国华裔鼓励孩子多元化发展——学习音乐、参加辩论赛、公益活动、体育运动,参与任何可以增加录取几率的活动。

 

然而,许多在这些领域里表现出色的人,包括小王,都被常春藤大学拒之门外,“我对此感到非常愤怒。我们为‘只要努力,就能过好’的美国梦而来。然而事与愿违。”

 

他说,“尽管社会对每个人的标准都在提高,但是对亚裔的提高速度尤其快。”来自新泽西的14岁学生华裔学生阿诺德·贾就认为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,“为了与那些试图巩固特权的阶层相抗争,我们必须比其他人更努力。而这样却加强别人对亚裔群体的刻板印象。”

 

总的来说,美国亚裔群体不太愿意站起来维护自己的权益。因此,尽管美国亚裔学习表现优异,而且工作后平均收入高,但在职场上,能做到高层的不多。

 

巴克·季、詹尼特·王和丹尼斯·裴都是美国亚裔高管,他们整理并分析了谷歌、英特尔、惠普、领英和雅虎数据,最终通过一个名为“攀登”的美国亚裔组织发表报告称,这些公司中美国亚裔占27%,亚裔经理占19%,高管仅占14%。

 

 

在法律界也有类似的现象。2014年,律师事务所的职员里仅有11%是亚裔,而做到律所合伙人的亚裔仅有3%。

 

西北大学的罗伦·里维拉表示,顶尖公司招聘的时候先看学校,然后再看课程以外的其他因素。“它们对运动特别感兴趣,比如长曲棍球、壁球等。但你可以看一看这些运动的球队,亚裔美国人的占比很少。”

 

学术界的情况也类似,尽管美国亚裔教授人数不少,但是在美国3000所大学中,当上校长的美国亚裔不到十个。

 

上文提到的三名美国亚裔高管所做的报告显示,亚洲人的文化模式可能是亚裔担任高管不多的原因之一。

 

巴克·季说:“出于某些原因,亚裔在成长过程中往往会变得比较害羞。工程师比较‘书呆’,但是在这个‘书呆’群体中,亚洲人尤为‘书呆’。”

 

詹尼特·王表示:“我们亚洲人从小被教育要懂得谦虚。我的父母不想树大招风。他们只希望低调生活,不想呼风唤雨,只想做集体里的一员。然而在职场上,有必要学会展示自己的能力。”

 

丹尼斯·裴则说:“亚洲人不争论,不反对权威。”就算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,东亚裔也有足够实力,却还是不太会争取领导的职位。相比而言,南亚人不太受到“树大招风不好”的教育,因此他们会在职位的争取上比较积极,比如百事公司的CEO卢英德和万事达卡的CEO彭安杰。

 

由于常春藤大学培养出了种族比例不均等的CEO、国会议员和法官,所以亚裔学生很难挤进领导圈,“他们剥夺了我们晋升的渠道。如果我们亚裔上不努力读书,那我们怎么找得到华尔街、国会或者最高法院的工作?”

 

学者杰罗姆·卡拉贝尔针对犹太人和常春藤(《选择:哈佛、耶鲁和普林斯顿的录取和排外秘史》)的研究显示,直到犹太人获得政治权力后,常春藤对他们的歧视才停止。然而美国亚裔在政界的力量和在商界的一样薄弱。第113届国会里只有2.4%的人是亚裔。

 

美国亚裔在职场上受到的待遇不公,会促使他们更多人投入政界。韩裔美国人安德鲁·韩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他表示:“我以前可能是一个‘香蕉人’,外面是黄皮肤,里面却使白人文化——但是我走上律师生涯以后,就想彻底地为亚裔谋福祉。”

 

韩先生说:“反对歧视的群体越来越壮大。接下来会怎么样呢?法学院的录取?职场的录用?”他组织了集资活动,“对冲基金、私募基金、律师都给与了极大的支持……犹太人奋斗了半个世纪才有今天的社会地位,我希望亚裔不需要用那么长的时间。”